凤凰岭滑雪场,大西北“小而美”的滑雪故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0

  滑雪,大概算是最盛行的冬季体育运动。为什么滑雪,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各自的答案。有的答案着实独特。

  像孙悟空乘上筋斗云一样,场景宛如金庸武侠小说里虚竹的出场……西北陕甘宁最大滑雪场甘肃抱龙山凤凰岭滑雪场开滑。凤凰岭滑雪场依山就势,沿抱龙山山脉一顷而下,依据西北山地地形特点,有初、中、高11条专业雪道。

  亲子、情侣、闺蜜、个人,各种滑雪发烧友专程来滑几个小时,还有很多滑雪爱好者准备来滑雪过年,滑雪教练说人们在滑雪的时候必须集中自己全部的精神、做好每一个动作,会让你忘掉所有的烦恼。

  

  

  除了简单的初级滑雪,还有很多技巧很好的人在各种坡道跳台上滑出各种姿态。很美。

  有人说,每个不滑雪的晴朗冬日都是对生命的辜负。见到父亲带着小儿子小女儿来滑雪,还有二十几岁的教练带着年轻的女孩练习滑雪。有的人干脆住到了滑雪场附近,坚持滑雪,把自己变成了身体健硕的生活家,为自己的梦想和事业提供了支撑。

  庞大的雪的背景、零碎的滑雪场的故事,如同一幅油画作品,耐人寻味,值得细细品读。

  

  

  有的人是极度严肃的,有的人纯粹是当作运动,有的人会因为滑雪而陷入沉思。有人说,滑雪是许多我们未曾抛出问题的终极答案。

  有喜欢雪的女孩子,因为滑雪场可以天天看到雪,于是辞职跑来凤凰岭雪场打工,在各个雪场打卡。还有人给了自己一个月简单生活,只在滑雪场里,只做好滑雪这件事。有的孩子因为滑雪,而由一小碗盛不满的饭量到大碗吃完还要再加的饭量的变化。

  有的人把滑雪当作一场修炼,炼到成为滑雪健将,再不必为滑雪之外的事情耗费任何心力。有的人害怕摔跤,滑雪滑得并不好,但是在书架上摆满滑雪杂志,房间里挂满滑雪主题海报。

  

  

  有的人就是爱在滑雪时摔跤,滑得尤其拼,从初级滑道到中级道,再到高级道和道外滑雪,一点点突破。摔倒再站起来,然后变得更加坚强,挑战、突破的感觉让人疲惫和体力不支,然后欲罢不能。四下无人摔在雪里,连风声都停止时,好像世界只剩下自己,什么面子啊尊严啊美不美啊……其他一切都不再重要。

  一个个“小而美”的故事碎片组合在一起,在滑雪场的一切人的脑海中回旋成一段优美的芭蕾舞曲。

  

  

  一段滑雪的时光诉说着平凡而又残酷的现实,一个人将自己听到的每一段故事,遇见的每一个人都视作生命里一件很小很美的插曲。然后用滑雪的姿势演绎出来,而那些当听故事的时候,愿意尊重对方故事中叙述的外人所不知的苦难,往往会滑得比较谦逊。

  

  

  能够控制滑雪杖的人或许更能驾驭人生和赢取自己想要的瞬间。

  有的人的确滑得很谦逊,有的人却很张狂很自由很单纯就是放飞自我。有的人一边滑着一边考虑别人,有的人滑着滑着滑到了那种想回到的某段时光的记忆里。

  当滑雪成为更加日常化的习惯,一切就变了:一个人在雪上的独处时光——这恰恰是大部分人竭力要寻找的——好像成了遁世的手段和一种闲散生活的必需品。然而也有一些生性浪漫的人,他们在单双板之间转换练习,穿最合身又酷炫的滑雪服在雪场场地,用着专属定制的滑板和雪具。

  

  

  凤凰岭滑雪场雪具租赁区,提供着意大利的诺帝卡滑板,还有专门的商店进行高端雪具预定、养护。它是横跨中国西北陕甘宁三省规模最大的高山四季滑雪场。

  包括练习、初、中、高级,雪圈、障碍及野雪等十一条滑雪道,高级雪道最大坡度达50%,垂直落差达400米,满足各年龄段各类水平滑雪者的需求。除了年轻人和中年人,凤凰岭滑雪场也是熊孩子们的冰雪王国。进门右手边的雪上娱乐项目区域,雪圈、雪仗大战、堆雪人,对孩子们来说最刺激的雪上之旅就从凤凰岭开始了……

  临近年关这里还会有璀璨绚丽的彩灯展,家长带着孩子了解传统文化,缤纷多才可爱的世界,于是孩子们口中的原话是这样的:最有意义的寒假就是在这里学滑雪!

  

  

  白雪皑皑是这里的常态,既有天然降雪,也有规划总长20公里的雪道,还有约50万㎡的造雪面积。所有人工作都与雪为伴。路边半人高的雪堆松软轻薄,滑雪场背靠的雪山,如果再满眼洁白的雪场待得久,最好是带一副雪镜,穿专业的雪鞋。这样便可以在厚厚的雪中走路,看尽很多极限运动的画面或很有童真的画面,还有人在雪场谈情说爱。

  滑双板的人们姿势优美地从上面滑了下来,他们手里的雪仗被粉色、橙色、蓝色的长布包裹着,因为材质较轻,配合着他们的动作在空中飞舞。

  累了又可以回到温暖的室内休息一会儿,吃水果醪糟和热巧克力补充能量。

  

  

  东野圭吾的小说中写过的一段单板滑雪的感受:他毫不费力地将自己交给重力加速度,向下飞驰。一时间,龙实感觉自己像孙悟空乘上筋斗云一样,快速地游走在空中。雪,雪,雪;风,风,风。自由飞驰在呼啸声中。粉雪中滑行的感觉实在太棒。

  另一段双板团队滑雪的描述:一个双板队伍出现在雪道的上方。他们队列整齐,伴随着音乐,“嚯——”有人发出一声感叹,接着说,“真漂亮啊!”但是,旁边的人并没有反应。因为他们带着护目镜看不太清楚表情。

  一次邂逅,各路命运的交叉点……

  

  

  奇特的、快节奏的、充满紧张感的滑雪体验是感性的,而从理性上说滑雪是一样花费颇高的运动,大概一身行头轻轻松松上万块,周末滑雪开销也大概要好几百,更不要说满世界追着雪跑的发烧友。

  又在最后,对滑雪痴迷的人往往会说:“对于物质,我基本上没有欲望。”